当前位置: 首页公共考古
公共考古
五代南汉国历史的“考古拼图”——访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易西兵
发布时间:2018-02-08    文章出处:中国社科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武勇    点击率:
  南汉国是五代十国时期中国南方的一个封建地方割据政权。南汉国疆域东至今广东福建之交,北抵湖南郴州,西控广西大部,南逾海南岛,周边与闽、南唐、楚国和少数民族政权大理等地方政权相邻。自刘岩以降,南汉历三世四主,凡五十五年。宋开宝四年(971)被北宋所灭。有关南汉的记载,见于北宋薛居正撰《旧五代史》、欧阳修撰《新五代史》、司马光撰《资治通鉴》。清代学者梁廷楠的《南汉书》中,比较全面系统地记载了五代南汉国的历史。20世纪以来,特别是1949年以来,学界通过历史文献,对南汉时期的政治、经济、兴王府建设、海外交通贸易等开展了广泛研究。
 
  
  近日,记者就五代南汉国的考古发现、南汉时期广州城的发展变迁等问题,采访了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易西兵。
  
  岭南地区发展的重要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报》:近年来有关南汉国的考古发现主要有哪些?
  
  易西兵:南汉国历史不长,但在五代十国历史上占有比较重要的地位,也是广州以至岭南地区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关于南汉国的文献记载不多,因此考古发现对研究南汉国历史尤为重要。广州曾作为南汉国的都城,留下的遗存比较丰富。清末民初时期,广州的小北一带发现南汉国的砖室墓,出土了买地券。1954年,南汉中宗刘晟昭陵的发掘,是南汉考古的第一个重要发现。近年来,我们在配合广州城市建设开展的抢救性考古发掘和保护工作中,发现了一批南汉时期的考古遗存,包括王宫御苑、城墙、王陵、臣民墓葬和其他建筑遗存。
  
  早在20世纪90年代,广州就曾发掘南汉的水关遗址。2000年以来,陆续发掘了南汉王宫一、二、三号宫殿和池苑遗址,这些发现揭开了南汉王宫的神秘面纱。2002年,我们在北京路发现了南汉道路遗址;2007年发现了南汉城墙遗址;2012年和2015年在东风中路和中山四路分别发现了南汉时期的大型建筑基址。此外,在芳村发现了南汉宝光寺遗址,在环市路以北发现了五代南汉时期的建筑基址。
  
  南汉王陵的考古工作始于广州石马村的昭陵,1954年发掘,出土了10多件青釉瓷罐和100多件灰陶罐,更为重要的是,发掘出“乾和十六年四囗兴宁军囗”字样的砖。考古学家麦英豪先生结合相关文献,确认了该陵墓是南汉中宗刘晟的昭陵。2003—2004年,我们在广州大学城发现了南汉德、康二陵,出土了康陵哀册文碑,是南汉考古的最重要发现之一,被评为2004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06年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此外,在广州古城周边还发掘了一批南汉臣民的墓葬,特别发现了三件买地券,加上原来留存于博物馆的两件买地券,对于南汉时期的民间信仰及城市地理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在广东阳春,考古工作者还发现了南汉时期的铸币遗址,为研究南汉铅钱的铸造史提供了明确信息。在广西桂林、贺州、梧州等地,还留存有南汉时期的石刻造像、铜钟等史迹。
  
  买地券体现当地民间信仰
  
  《中国社会科学报》:从这些考古发掘来看,您所认知的南汉时期广州城格局是怎样的?
  
  易西兵:从目前发现的考古材料分析,南汉时期广州城仍然是以唐代广州城为基础,南汉王宫的核心区域位于今天的南越国宫署遗址范围内,这里一直是广州官府所在地。如今的北京路就是当时的城市中轴线和“御道”所在处。在广州城西,早在唐代已有大量外来人口居住,是广州重要的商业区,南汉时期这一区域依然是繁华的商业区。
  
  南汉广州城的重要发展是“新南城”,既与珠江的北岸向南变迁有关,也与广州的海外贸易有重要关系。南汉时期,广州城周边建设了许多离宫别馆,史称“宫城左右,离宫数十”。目前已知的金石等文献出现的宫署有十余处。此外,南汉崇信佛教,在广州城周边建28寺。同时,还开凿了兰湖、西湖、玉液池、明月峡,并堑东濠防御宋师。在康、德二陵附近还发掘了可能是“昌华苑”的建筑基址。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曾对南汉时期的五件买地券做过研究,由此能体现出南汉百姓怎样的生活?从考古发掘来看,您对南汉的总体印象怎样?
  
  易西兵:买地券自东汉出现以后,历经近2000年的流变,作为一种模拟现实社会土地契约文本的随葬明器,是古代丧葬礼仪的重要物质载体。它对于墓葬断代及社会经济、文化和葬俗、信仰等方面的研究均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受到考古工作者的重视。
  
  通过对五件买地券分析发现,这些买地券是南汉时期职业术士根据老百姓的信仰和丧葬礼仪需求,参照现实社会的地契形式,再借用一些民间信仰等,编撰的“阴间地契”。与大多数买地券一样,南汉买地券的道教色彩浓厚,少数买地券掺杂了佛教信仰。这也反映了南汉崇尚佛教的社会现实。
  
  总之,五代南汉买地券上承汉晋六朝隋唐,下接宋元明清,进一步完善了买地券的时代序列,对宋以后买地券文本的范式化奠定了重要基础。
  
  全面呈现南汉国历史形象
  
  《中国社会科学报》:南汉二陵博物馆开馆在即,您能否谈谈目前馆藏的情况,在布展方面有哪些新思路?
  
  易西兵:南汉二陵博物馆是经麦英豪倡议,广州市人民政府2012年决定立项建设的专题博物馆,是广州市加强对南汉二陵的保护和展示利用的重要举措,被列为广州市“十二五”重点文化建设项目之一。
  
  南汉二陵博物馆力争成为五代南汉国历史的展示和资料中心,“南汉历史陈列”作为南汉二陵博物馆的专题展览,将全面展示五代南汉国时期的历史与文化面貌。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根据广州市政府对南汉二陵博物馆的定位和建设要求,除全力做好广州地区考古出土南汉文物及现存南汉史迹的资料收集工作外,还赴广东省内及广西、福建等地进行南汉史迹调查,全面掌握南汉史迹分布与保存状况。同时,与当地文博或史迹管理单位沟通,协商对当地南汉史迹的资料收集、文物借展、复制或征集,以充实展览内容,提升展览水平。在展览筹备过程中,我们充分听取和吸收专家意见,在展陈内容、形式设计等方面不断优化,力争通过展览向观众呈现一个比较全面、真实、立体的五代南汉国历史形象,让南汉故事变得丰满而鲜活。
 
(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2月2日第1387期)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公共考古

五代南汉国历史的“考古拼图”——访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易西兵

发布时间: 2018-02-08

  南汉国是五代十国时期中国南方的一个封建地方割据政权。南汉国疆域东至今广东福建之交,北抵湖南郴州,西控广西大部,南逾海南岛,周边与闽、南唐、楚国和少数民族政权大理等地方政权相邻。自刘岩以降,南汉历三世四主,凡五十五年。宋开宝四年(971)被北宋所灭。有关南汉的记载,见于北宋薛居正撰《旧五代史》、欧阳修撰《新五代史》、司马光撰《资治通鉴》。清代学者梁廷楠的《南汉书》中,比较全面系统地记载了五代南汉国的历史。20世纪以来,特别是1949年以来,学界通过历史文献,对南汉时期的政治、经济、兴王府建设、海外交通贸易等开展了广泛研究。
 
  
  近日,记者就五代南汉国的考古发现、南汉时期广州城的发展变迁等问题,采访了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易西兵。
  
  岭南地区发展的重要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报》:近年来有关南汉国的考古发现主要有哪些?
  
  易西兵:南汉国历史不长,但在五代十国历史上占有比较重要的地位,也是广州以至岭南地区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关于南汉国的文献记载不多,因此考古发现对研究南汉国历史尤为重要。广州曾作为南汉国的都城,留下的遗存比较丰富。清末民初时期,广州的小北一带发现南汉国的砖室墓,出土了买地券。1954年,南汉中宗刘晟昭陵的发掘,是南汉考古的第一个重要发现。近年来,我们在配合广州城市建设开展的抢救性考古发掘和保护工作中,发现了一批南汉时期的考古遗存,包括王宫御苑、城墙、王陵、臣民墓葬和其他建筑遗存。
  
  早在20世纪90年代,广州就曾发掘南汉的水关遗址。2000年以来,陆续发掘了南汉王宫一、二、三号宫殿和池苑遗址,这些发现揭开了南汉王宫的神秘面纱。2002年,我们在北京路发现了南汉道路遗址;2007年发现了南汉城墙遗址;2012年和2015年在东风中路和中山四路分别发现了南汉时期的大型建筑基址。此外,在芳村发现了南汉宝光寺遗址,在环市路以北发现了五代南汉时期的建筑基址。
  
  南汉王陵的考古工作始于广州石马村的昭陵,1954年发掘,出土了10多件青釉瓷罐和100多件灰陶罐,更为重要的是,发掘出“乾和十六年四囗兴宁军囗”字样的砖。考古学家麦英豪先生结合相关文献,确认了该陵墓是南汉中宗刘晟的昭陵。2003—2004年,我们在广州大学城发现了南汉德、康二陵,出土了康陵哀册文碑,是南汉考古的最重要发现之一,被评为2004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06年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此外,在广州古城周边还发掘了一批南汉臣民的墓葬,特别发现了三件买地券,加上原来留存于博物馆的两件买地券,对于南汉时期的民间信仰及城市地理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在广东阳春,考古工作者还发现了南汉时期的铸币遗址,为研究南汉铅钱的铸造史提供了明确信息。在广西桂林、贺州、梧州等地,还留存有南汉时期的石刻造像、铜钟等史迹。
  
  买地券体现当地民间信仰
  
  《中国社会科学报》:从这些考古发掘来看,您所认知的南汉时期广州城格局是怎样的?
  
  易西兵:从目前发现的考古材料分析,南汉时期广州城仍然是以唐代广州城为基础,南汉王宫的核心区域位于今天的南越国宫署遗址范围内,这里一直是广州官府所在地。如今的北京路就是当时的城市中轴线和“御道”所在处。在广州城西,早在唐代已有大量外来人口居住,是广州重要的商业区,南汉时期这一区域依然是繁华的商业区。
  
  南汉广州城的重要发展是“新南城”,既与珠江的北岸向南变迁有关,也与广州的海外贸易有重要关系。南汉时期,广州城周边建设了许多离宫别馆,史称“宫城左右,离宫数十”。目前已知的金石等文献出现的宫署有十余处。此外,南汉崇信佛教,在广州城周边建28寺。同时,还开凿了兰湖、西湖、玉液池、明月峡,并堑东濠防御宋师。在康、德二陵附近还发掘了可能是“昌华苑”的建筑基址。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曾对南汉时期的五件买地券做过研究,由此能体现出南汉百姓怎样的生活?从考古发掘来看,您对南汉的总体印象怎样?
  
  易西兵:买地券自东汉出现以后,历经近2000年的流变,作为一种模拟现实社会土地契约文本的随葬明器,是古代丧葬礼仪的重要物质载体。它对于墓葬断代及社会经济、文化和葬俗、信仰等方面的研究均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受到考古工作者的重视。
  
  通过对五件买地券分析发现,这些买地券是南汉时期职业术士根据老百姓的信仰和丧葬礼仪需求,参照现实社会的地契形式,再借用一些民间信仰等,编撰的“阴间地契”。与大多数买地券一样,南汉买地券的道教色彩浓厚,少数买地券掺杂了佛教信仰。这也反映了南汉崇尚佛教的社会现实。
  
  总之,五代南汉买地券上承汉晋六朝隋唐,下接宋元明清,进一步完善了买地券的时代序列,对宋以后买地券文本的范式化奠定了重要基础。
  
  全面呈现南汉国历史形象
  
  《中国社会科学报》:南汉二陵博物馆开馆在即,您能否谈谈目前馆藏的情况,在布展方面有哪些新思路?
  
  易西兵:南汉二陵博物馆是经麦英豪倡议,广州市人民政府2012年决定立项建设的专题博物馆,是广州市加强对南汉二陵的保护和展示利用的重要举措,被列为广州市“十二五”重点文化建设项目之一。
  
  南汉二陵博物馆力争成为五代南汉国历史的展示和资料中心,“南汉历史陈列”作为南汉二陵博物馆的专题展览,将全面展示五代南汉国时期的历史与文化面貌。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根据广州市政府对南汉二陵博物馆的定位和建设要求,除全力做好广州地区考古出土南汉文物及现存南汉史迹的资料收集工作外,还赴广东省内及广西、福建等地进行南汉史迹调查,全面掌握南汉史迹分布与保存状况。同时,与当地文博或史迹管理单位沟通,协商对当地南汉史迹的资料收集、文物借展、复制或征集,以充实展览内容,提升展览水平。在展览筹备过程中,我们充分听取和吸收专家意见,在展陈内容、形式设计等方面不断优化,力争通过展览向观众呈现一个比较全面、真实、立体的五代南汉国历史形象,让南汉故事变得丰满而鲜活。
 
(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2月2日第1387期)

责编:荼荼

作者:武勇

文章出处:中国社科网-中国社会科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