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共考古
公共考古
田野考古作业卫生防病和个人防护
发布时间:2018-02-24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何冰    点击率:
  田野考古是一项野外作业工作,往往近距离或直接接触病媒生物,生产环境极可能是小自然疫源地,所以做好野外环境处置工作和工作者的个体保护是目前和今后一个亟待解决的课题。

  田野考古环境有害因素及危害

  有害动物主要有啮齿动物鼠类、爬行动物野蛇、节肢动物蝎子等。啮齿动物鼠类是自然疫源性疾病传染源,可以直接把病原微生物传给人,或通过体内外寄生虫间接传给人。毒蛇、蝎子通过侵袭叮咬人释放神经、溶血毒素引起神经系统病变和心血管系统症状;有害昆虫主要有蚊虫、苍蝇、蠓虫、虻虫、蚂蜂等;病原微生物危害主要是革兰氏阳性厌氧杆菌和狂犬病毒感染后引起的破伤风、炭疽病、狂犬病。炭疽杆菌的芽孢可在动物、尸体及其污染的环境和泥土中存活多年。破伤风杆菌广泛散布泥土和粪便中;有害毒物有古墓葬中“积碳层”产生的一氧化碳、二氧化碳、硫化物、尸体分解的氨气等气态毒物;还有墓葬中防腐、防盗广为应用的水银等液态毒物。

  田野考古现场卫生防病

  1.卫生防病的法规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实施办法》第二章三十二条规定:“在自然疫源地或者可能是自然疫源地内施工的建设单位,应当设立预防保健组织负责施工期间的卫生防疫工作”。因此田野考古作业单位应当申请当地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专业人员对考古现场进行自然疫源地卫生学调查和评估,并制定现场疾病防控工作预案,指导作业单位专门防治人员进行实施。现场作业单位应设立预防保健组织负责施工期间的卫生防疫工作。

  2.田野考古工作卫生防病措施

  环境综合治理措施:田野考古环境综合治理是预防控制考古环境媒介生物的治本措施,首先要划定田野考古工作面,制作警戒线或警戒墙,其次对警戒线内工作面和外围50米环境开展媒介生物情况调查,了解掌握媒介生物生活范围,采取堵塞鼠蛇洞、填埋蚊虫孳生水体、剔除考古环境周围杂草等治本措施,有效控制媒介生物密度。

  虫媒传染病防控:化学防治是田野考古环境媒介生物应急控制,有效降低媒介生物密度,预防控制虫媒传染病发生的主要措施。

  鼠类:在鼠洞内放置0.005%溴敌隆或溴鼠灵毒饵,20-30克/包,用硬纸包好埋在鼠洞10厘米处,或用有效成分含量2%~5%的磷化锌毒饵。

  双翅目昆虫:蚊、蝇、蠓、蜂类等双翅目昆虫化学防治一是采用胺菊酯、氯菊酯、聚丙烯菊酯超低容量在考古环境空间喷雾杀灭;二是高效氯氰菊酯、三氟氯氰菊酯、氨基甲酸酯类杀虫剂环境墙壁滞留喷洒。在使用杀虫剂和操作灭杀器械时,应严格按照专业防治人员要求和商品的使用说明进行,避免使用不当和超剂量使用对人畜造成可能的伤害,对环境、生态造成可能的破坏。

  病原微生物防控:消毒剂的选择既要考虑消毒效果,又要防范消毒剂对文物的腐蚀作用和对环境的二次污染,要使用高效、环保、快速、经济、安全、腐蚀性低消毒剂,如:季胺盐类消毒剂等。

  田野考古工作者的个人防护

  田野考古工作者因长期暴露在野环境中,提高田野考古者自我防护意识,配备相应的防护用品,做好个人防护非常必要。

  1.个体防护用品、用具

  防护工作箱:国际上通用应急红包,存放防护装备物资,可手提、单肩或双肩背和腰背。防护箱内配置应急手电筒、环保消毒垫、可重复使用分体防护服、户外装(雨衣、防寒服、防晒服、迷彩服、反光背心、登山鞋等)、防风目镜或眼罩、纱布口罩和防尘口罩、耐酸碱长臂手套和棉线手套、一次性鞋套、高筒防水靴、防毒面具等。

  2.个体防护化学用品

  预防用品:预防流行性出血热、乙型脑炎疫苗,预防破伤风的百白破疫苗和破伤风类毒素、提高免疫力的免疫球蛋白、血清抗毒素,预防疟疾氯喹。驱避剂:驱避昆虫侵袭叮咬的避蚊胺、二氧化氯消毒除味剂、三氟氯氰菊酯杀虫剂、聚丙烯菊酯速效杀虫剂等。

  3.个体防护品的现场使用

  野外环境考古时,应根据现场环境和评估情况、作业面的进度、季节、天气(温度、湿度、紫外线强度、风力等)进行防护着装,须穿戴反光背心、口罩、手套。脸、颈、胳膊等皮肤暴露处应涂抹相应的驱虫剂、防晒霜或防冻液等。在工作面清理墓葬和出土器物时,应穿戴分体防护服、耐酸碱长袖手套、一次性鞋套等。

  当地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定期对考古作业人员进行健康教育培训、病媒生物防治知识培训、现场消杀处置培训、个人防护培训、现场应急处置培训等,不断提高田野考古工作者的防病常识和自我防护意识。

  田野考古作业单位应设置换衣间和考古工具存储间,并按时进行紫外线消毒,设置专门的消毒间、洗手池和淋浴室,配置消毒液、洗手液、洗浴液等,并有明确的警示、方法和流程,以便考古工作者正确进行卫生消毒和清洗,避免可能将不利于健康的因素带入公共场所和家庭。

  田野考古工作者应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野外作业时,不坐卧草地或草堆,避免皮肤直接接触生物媒介寄宿物,严格按照单位卫生防疫规定做好集体和个人的卫生防病工作。

  田野考古现场卫生应急处置

  应急储备。考古单位应配备应急药品、用品包括:3%氨水、5%碳酸氢钠溶液、南通蛇药外敷药片(防蝎子、蜈蚣、蜂类、蛇类蛰咬伤)、肥皂、纯净水、皮肤涂抹剂、冰块、速效杀虫剂等,以便被虫媒生物叮咬或蛰伤时进行现场紧急处置。

  应急处置。被毒毛虫蛰伤后,可用胶布粘在刺伤部位,然后揭掉,反复多次直到毒毛粘出,用3%氨水涂抹刺伤部位,中和毒素,消除疼痛。被蝎子蛰伤,应立即拔出毒刺,局部冷敷,以减少毒素吸收,并用肥皂水1:5000PD粉溶液或清水清洗伤口,或在蛰伤部位涂3%氨水或5%碳酸氢钠溶液,并到医院就医。被蜈蚣蛰伤,局部用3%氨水或5%碳酸氢钠溶液涂抹并冷敷,并到医院对症治疗。被蜂类蛰伤,应用3%氨水或苏打水洗抹或湿敷,受伤部位严重时及时到医院就医。

  当地疾病预防控制单位应定期进行专业指导,结合当地病媒生物和防控疾病实际,建立健全从个体防护管理和用品的穿戴使用、野环境作业面的消杀、消杀器械的使用到个体作业结束后的清洗消毒等一系列完善制度和工作流程,并在操作过程中不断加以健全、改进和完善。(作者单位:三门峡市文物研究所)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公共考古

田野考古作业卫生防病和个人防护

发布时间: 2018-02-24

  田野考古是一项野外作业工作,往往近距离或直接接触病媒生物,生产环境极可能是小自然疫源地,所以做好野外环境处置工作和工作者的个体保护是目前和今后一个亟待解决的课题。

  田野考古环境有害因素及危害

  有害动物主要有啮齿动物鼠类、爬行动物野蛇、节肢动物蝎子等。啮齿动物鼠类是自然疫源性疾病传染源,可以直接把病原微生物传给人,或通过体内外寄生虫间接传给人。毒蛇、蝎子通过侵袭叮咬人释放神经、溶血毒素引起神经系统病变和心血管系统症状;有害昆虫主要有蚊虫、苍蝇、蠓虫、虻虫、蚂蜂等;病原微生物危害主要是革兰氏阳性厌氧杆菌和狂犬病毒感染后引起的破伤风、炭疽病、狂犬病。炭疽杆菌的芽孢可在动物、尸体及其污染的环境和泥土中存活多年。破伤风杆菌广泛散布泥土和粪便中;有害毒物有古墓葬中“积碳层”产生的一氧化碳、二氧化碳、硫化物、尸体分解的氨气等气态毒物;还有墓葬中防腐、防盗广为应用的水银等液态毒物。

  田野考古现场卫生防病

  1.卫生防病的法规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实施办法》第二章三十二条规定:“在自然疫源地或者可能是自然疫源地内施工的建设单位,应当设立预防保健组织负责施工期间的卫生防疫工作”。因此田野考古作业单位应当申请当地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专业人员对考古现场进行自然疫源地卫生学调查和评估,并制定现场疾病防控工作预案,指导作业单位专门防治人员进行实施。现场作业单位应设立预防保健组织负责施工期间的卫生防疫工作。

  2.田野考古工作卫生防病措施

  环境综合治理措施:田野考古环境综合治理是预防控制考古环境媒介生物的治本措施,首先要划定田野考古工作面,制作警戒线或警戒墙,其次对警戒线内工作面和外围50米环境开展媒介生物情况调查,了解掌握媒介生物生活范围,采取堵塞鼠蛇洞、填埋蚊虫孳生水体、剔除考古环境周围杂草等治本措施,有效控制媒介生物密度。

  虫媒传染病防控:化学防治是田野考古环境媒介生物应急控制,有效降低媒介生物密度,预防控制虫媒传染病发生的主要措施。

  鼠类:在鼠洞内放置0.005%溴敌隆或溴鼠灵毒饵,20-30克/包,用硬纸包好埋在鼠洞10厘米处,或用有效成分含量2%~5%的磷化锌毒饵。

  双翅目昆虫:蚊、蝇、蠓、蜂类等双翅目昆虫化学防治一是采用胺菊酯、氯菊酯、聚丙烯菊酯超低容量在考古环境空间喷雾杀灭;二是高效氯氰菊酯、三氟氯氰菊酯、氨基甲酸酯类杀虫剂环境墙壁滞留喷洒。在使用杀虫剂和操作灭杀器械时,应严格按照专业防治人员要求和商品的使用说明进行,避免使用不当和超剂量使用对人畜造成可能的伤害,对环境、生态造成可能的破坏。

  病原微生物防控:消毒剂的选择既要考虑消毒效果,又要防范消毒剂对文物的腐蚀作用和对环境的二次污染,要使用高效、环保、快速、经济、安全、腐蚀性低消毒剂,如:季胺盐类消毒剂等。

  田野考古工作者的个人防护

  田野考古工作者因长期暴露在野环境中,提高田野考古者自我防护意识,配备相应的防护用品,做好个人防护非常必要。

  1.个体防护用品、用具

  防护工作箱:国际上通用应急红包,存放防护装备物资,可手提、单肩或双肩背和腰背。防护箱内配置应急手电筒、环保消毒垫、可重复使用分体防护服、户外装(雨衣、防寒服、防晒服、迷彩服、反光背心、登山鞋等)、防风目镜或眼罩、纱布口罩和防尘口罩、耐酸碱长臂手套和棉线手套、一次性鞋套、高筒防水靴、防毒面具等。

  2.个体防护化学用品

  预防用品:预防流行性出血热、乙型脑炎疫苗,预防破伤风的百白破疫苗和破伤风类毒素、提高免疫力的免疫球蛋白、血清抗毒素,预防疟疾氯喹。驱避剂:驱避昆虫侵袭叮咬的避蚊胺、二氧化氯消毒除味剂、三氟氯氰菊酯杀虫剂、聚丙烯菊酯速效杀虫剂等。

  3.个体防护品的现场使用

  野外环境考古时,应根据现场环境和评估情况、作业面的进度、季节、天气(温度、湿度、紫外线强度、风力等)进行防护着装,须穿戴反光背心、口罩、手套。脸、颈、胳膊等皮肤暴露处应涂抹相应的驱虫剂、防晒霜或防冻液等。在工作面清理墓葬和出土器物时,应穿戴分体防护服、耐酸碱长袖手套、一次性鞋套等。

  当地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定期对考古作业人员进行健康教育培训、病媒生物防治知识培训、现场消杀处置培训、个人防护培训、现场应急处置培训等,不断提高田野考古工作者的防病常识和自我防护意识。

  田野考古作业单位应设置换衣间和考古工具存储间,并按时进行紫外线消毒,设置专门的消毒间、洗手池和淋浴室,配置消毒液、洗手液、洗浴液等,并有明确的警示、方法和流程,以便考古工作者正确进行卫生消毒和清洗,避免可能将不利于健康的因素带入公共场所和家庭。

  田野考古工作者应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野外作业时,不坐卧草地或草堆,避免皮肤直接接触生物媒介寄宿物,严格按照单位卫生防疫规定做好集体和个人的卫生防病工作。

  田野考古现场卫生应急处置

  应急储备。考古单位应配备应急药品、用品包括:3%氨水、5%碳酸氢钠溶液、南通蛇药外敷药片(防蝎子、蜈蚣、蜂类、蛇类蛰咬伤)、肥皂、纯净水、皮肤涂抹剂、冰块、速效杀虫剂等,以便被虫媒生物叮咬或蛰伤时进行现场紧急处置。

  应急处置。被毒毛虫蛰伤后,可用胶布粘在刺伤部位,然后揭掉,反复多次直到毒毛粘出,用3%氨水涂抹刺伤部位,中和毒素,消除疼痛。被蝎子蛰伤,应立即拔出毒刺,局部冷敷,以减少毒素吸收,并用肥皂水1:5000PD粉溶液或清水清洗伤口,或在蛰伤部位涂3%氨水或5%碳酸氢钠溶液,并到医院就医。被蜈蚣蛰伤,局部用3%氨水或5%碳酸氢钠溶液涂抹并冷敷,并到医院对症治疗。被蜂类蛰伤,应用3%氨水或苏打水洗抹或湿敷,受伤部位严重时及时到医院就医。

  当地疾病预防控制单位应定期进行专业指导,结合当地病媒生物和防控疾病实际,建立健全从个体防护管理和用品的穿戴使用、野环境作业面的消杀、消杀器械的使用到个体作业结束后的清洗消毒等一系列完善制度和工作流程,并在操作过程中不断加以健全、改进和完善。(作者单位:三门峡市文物研究所)

责编:韩翰

作者:何冰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