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唐兰著《中国文字学》韩文版出版
发布时间:2017-07-11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唐兰全集》编辑整理    点击率:
  唐兰先生名著《中国文字学》韩文版2017年1 月由韩国全南大学出版部出版,该书平装大32 开,共332页,为全南大学亚洲文化研究丛书之一。韩文版《中国文字学》是唐兰先生的著作第一次在海外出版,开唐先生著作外文出版的先河,在中国文字学的国际交流方面,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主持本书翻译的是韩国全南大学中文系的吴万锺教授,吴先生早年在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习时与当时同在伦敦大学做访问学者的刘雨先生相识,2012 年,吴教授来华在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做访问学者,适逢《唐兰全集》编辑过程中,刘雨先生任《唐兰全集》编辑整理小组组长,老友重逢中,刘雨先生将唐兰先生在中国文字学领域的贡献向吴先生做了详细的介绍,提到《中国文字学》将有海外汉学家将其翻译成英语和日语,并将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文字学》送给了吴万锺先生。回国后,吴先生与两位语言学博士生金美成和朴贞姬用两年的时间将其翻译完成。在翻译过程中,他们利用一年时间完成初稿,又利用假期进行统稿,对疑难问题向华裔教师进行请教,保证翻译的准确性。《中国文字学》韩文版里面,没有加注解,一切按照原文进行翻译,如需要补充解说时用括号加以说明。
 
  《中国文字学》是唐兰先生一生撰述最完整、影响最大的一部文字学理论著作,该书把汉字的构成、演化、流变等动态分析纳入论述范围,并扩大视野,将古文字、近代文字、新文字、世界其它种类文字等,放到一起观察,形成了一个完整、全面的中国文字学学科体系。《中国文字学》1949 年3 月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此后,港台地区多次重印,但在中国大陆却因其内容与当时文字改革的方针政策相矛盾,没有再版。1979年,随着改革开放,《中国文字学》自动解禁,至今在两岸三地再版重印了二、三十次,总印数超过十余万册。
 
  《中国文字学》仅用了十二万字,深入浅出,简单扼要,口语风格,不论专家学者或普通学人都可以从不同层级上理解它的内容。本次韩文翻译者吴万锺先生自己也说:“无论如何,原文翻译的过程当中,虽薄薄的一本书,但其内容之广,探讨之深,而深深感到其学术分量之沉重的。”《中国文字学》对汉字的研究,本来是具有世界意义的,尤其是对汉字文化辐射圈内,包括日本、韩国、越南等等国家更是具有相当大的意义。而重读《中国文字学》和将其翻译介绍到海外对于制止汉字使用乱象、清晰汉字的优势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
 
  在祝贺韩文版《中国文字学》出版的同时,也热切期盼正在编辑中的日文版和英文版《中国文字学》尽早面试,作为《唐兰全集》的后续成果在世界范围内形成影响。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7月11日7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学术动态

唐兰著《中国文字学》韩文版出版

发布时间: 2017-07-11

  唐兰先生名著《中国文字学》韩文版2017年1 月由韩国全南大学出版部出版,该书平装大32 开,共332页,为全南大学亚洲文化研究丛书之一。韩文版《中国文字学》是唐兰先生的著作第一次在海外出版,开唐先生著作外文出版的先河,在中国文字学的国际交流方面,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主持本书翻译的是韩国全南大学中文系的吴万锺教授,吴先生早年在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习时与当时同在伦敦大学做访问学者的刘雨先生相识,2012 年,吴教授来华在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做访问学者,适逢《唐兰全集》编辑过程中,刘雨先生任《唐兰全集》编辑整理小组组长,老友重逢中,刘雨先生将唐兰先生在中国文字学领域的贡献向吴先生做了详细的介绍,提到《中国文字学》将有海外汉学家将其翻译成英语和日语,并将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文字学》送给了吴万锺先生。回国后,吴先生与两位语言学博士生金美成和朴贞姬用两年的时间将其翻译完成。在翻译过程中,他们利用一年时间完成初稿,又利用假期进行统稿,对疑难问题向华裔教师进行请教,保证翻译的准确性。《中国文字学》韩文版里面,没有加注解,一切按照原文进行翻译,如需要补充解说时用括号加以说明。
 
  《中国文字学》是唐兰先生一生撰述最完整、影响最大的一部文字学理论著作,该书把汉字的构成、演化、流变等动态分析纳入论述范围,并扩大视野,将古文字、近代文字、新文字、世界其它种类文字等,放到一起观察,形成了一个完整、全面的中国文字学学科体系。《中国文字学》1949 年3 月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此后,港台地区多次重印,但在中国大陆却因其内容与当时文字改革的方针政策相矛盾,没有再版。1979年,随着改革开放,《中国文字学》自动解禁,至今在两岸三地再版重印了二、三十次,总印数超过十余万册。
 
  《中国文字学》仅用了十二万字,深入浅出,简单扼要,口语风格,不论专家学者或普通学人都可以从不同层级上理解它的内容。本次韩文翻译者吴万锺先生自己也说:“无论如何,原文翻译的过程当中,虽薄薄的一本书,但其内容之广,探讨之深,而深深感到其学术分量之沉重的。”《中国文字学》对汉字的研究,本来是具有世界意义的,尤其是对汉字文化辐射圈内,包括日本、韩国、越南等等国家更是具有相当大的意义。而重读《中国文字学》和将其翻译介绍到海外对于制止汉字使用乱象、清晰汉字的优势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
 
  在祝贺韩文版《中国文字学》出版的同时,也热切期盼正在编辑中的日文版和英文版《中国文字学》尽早面试,作为《唐兰全集》的后续成果在世界范围内形成影响。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7月11日7版)
 

作者:《唐兰全集》编辑整理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