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写给《夏商文化研究续集》的序
发布时间:2017-07-28    文章出处:“赛博古”微信公众号    作者:杜金鹏    点击率:
  郑州大学陈旭教授拟将其部分学术论文结集出版,打电话给我,嘱令献“序”,让我颇忐忑。
 
  陈老师坦言,她与我的学术观点有所不同,尤其在“郑亳说”、“西亳说”辩论中我们分属“对立”的学派,但是,她认为我为人正直,不以学术观点之异同待人交友,希望我放心直言秉笔直书。陈老师如此坦诚、热忱,打消了我内心的顾虑——按年资,陈老师是前辈,作为后辈绝无作“序”的资格!论学问,自己平庸无奇,写不出什么有水平有分量的文字,徒费珍贵版面!可陈老师这般鼓励,还真让我有了想说几句的冲动,那就斗胆说说心里话罢。
 
  回顾中国考古学发展史,有个十分精彩的篇章,那就是夏商周考古领域中的“西亳说”与“郑亳说”的长期而激烈的论战。这场论战从1977 年的“登封现场会”开始一直持续至今,而其高峰则是1977 年到2005 年(邹衡先生2005 年12 月27 日逝世,标志着这场著名学术辩论走入尾声)。这场论战的发起者是北京大学邹衡先生,他是“郑亳说”观点的首倡者,也是“郑亳说”学派的旗手。而陈旭教授则是“郑亳说”的坚定支持者、维护者。随着讨论的日益深入,随着大量考古新发现的涌现,“西亳说”和“郑亳说”学者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小,共识越来越多。目前,虽然还有零星的辩驳声,但已经不见了当年的汹涌澎湃。因若干相关学者的退休、离世,部分学者转岗,“郑亳说”学派丧失了旗手,“西亳说”学派业已不成军阵。但是,这场学术辩论的遗产是非常独特而丰厚的,很值得我们借鉴和传承。
 
  近年,我在许多场合反复宣扬和强调要发扬“邹衡精神”,那就是在学术研究中不唯上、不畏众、独立思考、敢于质疑、勇于创新的“实事求是”精神;呼唤学术激情,呼唤百家争鸣,呼唤百花齐放,把我国的夏商周考古学科推向充满激辩与创新、新人辈出成果丰硕的新时代。现在,我要为陈旭教授的学术精神劲鼓劲吹!把集合了近年重要研究成果的学术文集之序文,交由一个“学术对立面”人物撰写,需要多大的胸襟与勇气!毕竟,我是“郑亳说”的长期辩驳者,对陈旭教授的重要学说提出过否定性意见。我猜想,陈旭教授一定认可:历史,是最公正的审判官;对手,是最真实的反射镜。我们的学术成果之价值,要靠时间去验证和评价,要靠反面意见来衬托和支撑。如果一个学术观点的提出,既无人赞同又无人反对,便极可能是学才鸡肋,难有价值可言。从这一点来说,陈旭教授治学态度之坚韧与坦诚,实在值得学习,值得赞扬!
 
  著名考古学家邹衡先生指出,“陈旭教授最大的学术贡献就是她首次提出并周密地论证了小双桥隞都说”(《夏商文化论集·序》,2000 年)。我很同意邹先生意见,不赘述。但除此之外,我特别要提到的是,陈旭教授首先创发、具有重要价值的一个学术观点。
 
  1983 年,陈旭教授著文提出了“郑州商城始建于南关外期”的观点(《郑州商文化的发现与研究》,《中原文物》1983 年第3 期。次年,郑杰祥先生有类似的观点发表),我曾对其地层依据和论证逻辑提出过异议,但首先肯定她“对资料的烂熟于胸和对学术全局的老练把握”。邹衡先生原本认为:“郑州商城是成汤所居的亳都,其始建年代,大体在成汤居亳以后(商城压在‘南关外期’之上)”,“郑州商城所有南关外型文化层都压在城墙下面,可见当时还没有修筑城墙”(《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试论夏文化》)。当时,学界一般认知:郑州商城的始建年代,事关夏商文化分界,甚至是“郑亳说”立论的重要依据,因此备受关注。陈旭教授的新说,显然对于“郑亳说”传统观点形成冲击。邹衡先生在认真研究了陈旭教授新说之后,公开宣称:“笔者以前根据郑州商城的初步发掘报告资料,曾认为南关外期,即‘第Ⅱ组还没有筑起商城’,甚至以为当时还没有筑城。现在看来,这种观点需要有所修正。根据新公布的城内宫殿遗址有关材料和陈旭、郑杰祥两位先生的意见,对郑州商城的始建年代可以重新加以说明,那就是:‘南关外期(即第Ⅱ组)已经开始筑城,而且可能已初具规模,不过还没有达到郑州商城遗址的最繁盛期’。”(《西亳与桐宫考辨》自注110)“我以往在几篇文章中都曾推断郑州商城始建于二里岗下层偏晚阶段,即郑州‘早商期第二段第Ⅲ组’,现在看来是错误的,也该依据陈旭、郑杰祥两先生的意见,改为郑州‘先商期第一段第Ⅱ组’,即南关外期始建的”(《综述夏商四都之年代和性质》)。邹衡先生评价说:“一般学者都认为郑州商城起始并终止于二里岗期,陈旭教授则认为郑州商城起始于南关外期,终止于白家庄期,使郑州商城的许多现象都可以得到圆满的解释。”(《夏商文化论集·序》,2000 年)
 
  尽管,陈旭教授关于郑州商城始建于南关外期的观点,并未使得邹衡先生改变其关于夏商文化分界的意见,但邹衡先生毕竟认可了这个观点。更重要的是,陈旭教授的观点,开启了郑州商城始建年代早于二里岗下层文化时期的认知时代,“郑亳说”和“西亳说”学者,先后都在根据“夏商周断代工程”以来郑州商城的考古新发现,调整关于郑州商城始建年代的看法。笔者后来也认为郑州商城始建于先商时期的可能性很大。并据此认为,由于郑州商城有始建于先商时期的可能性(按邹衡先生意见,应是肯定始建于先商时期),故郑州商城的始建不宜作为夏商文化界标。
 
  郑州商城始建年代可早至南关外期,这是“西亳说”、“郑亳说”学者(尽管是部分的)之间最重要的学术共识之一。在此基础上,讨论偃师商城、郑州商城以及二里头遗址的年代与性质,便有了更好的沟通条件。
 
  2000 年,陈旭教授出版了她的《夏商文化论集》,收录了38 篇夏商文化研究论文。而今,陈旭教授又有新的论集即将出版,基本上都是2000 年以来的新作,有21 篇之多。算来,这些都是陈旭教授退休以后的科研成果,可见其对于学问的执著与勤奋!
 
  总之,陈旭教授的治学精神和态度,很值得学习和传扬!陈旭教授的若干学术观点,具有很重要的学术价值。她的学术生涯,可谓勤勉而辉煌!
 
  我常常暗自思忖,如果当年徐旭生先生一行的河南“夏墟”调查,在途经偃师塔庄时发现了偃师商城且止步于此,没有渡河而南发现偃师二里头遗址,且郑州商城也阴差阳错未被发现(或更晚若干年发现)或没被正确认识(譬如“误诊”为隋唐城址),那么,后来的“西亳说”会是怎样的内涵?“郑亳说”会否出现、怎样出现?20 世纪的中国夏商考古学又会是什么样子?答案可能有多种多样,但现实却是:邹衡先生创造了一个富有激情和生命力的学术舞台,并亲自担任主唱,陈旭教授等一批学者倾情献唱,一台“西亳说”与“郑亳说”的对台戏,便精彩上演了三十多年!经过这样一番激辩,辩论的双方都在不断修正完善自己的观点,学术上逐渐相互靠拢。而众多的“观众”也渐渐看明白其中的奥妙,享受其中的乐趣。可以说,中国夏商考古在这三十多年间,进步迅速而巨大!
 
  回想20世纪80 年代,我还在偃师二里头考古队工作时,陈旭教授带领郑州大学学生到二里头遗址参观,因条件所限,考古队没能招待陈教授一行吃饭(惭愧),陈教授和学生们只能风尘仆仆赶赴几里地之外的翟镇用餐。那时,她是多么朝气蓬勃!转眼间,陈旭教授已年近八旬,却依然关注着夏商考古,关注着偃师、郑州、安阳等地的考古工作,感人至深。作为晚辈,恭撰此文,敬祝陈老师身体健康,生活幸福!
 
(本文由孙莉、樊鑫摘编自 陈旭 著 《夏商文化研究续集》“序”。内容略有删节、调整。)
 
 978-7-03-053028-8
 
  本书主要论证了二里头一期文化为早期夏文化;二里头文化四期二里头遗址仍作为夏都;偃师商城小城建于二里岗H9 之时,为商汤伐夏的城堡;论证郑州出土的八件青铜大方鼎及二里岗出土的牛肋骨刻辞漏字“乇”释为“亳”,表示赞同,认为给“郑亳说”又增添了新证;小双桥遗址大量祭祀遗存的出土,可能是商代仲丁伐蓝夷的反映,进一步证明该遗址为隞都,郑州商城绝非隞都,只能是亳都;论证了安阳殷墟为盘庚所迁的晚商都城,并提出洹北商城是盘庚迁殷的第一个地点,洹南小屯是盘庚迁殷的第二地点。此外,还对其他方面的问题进行了探讨。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学术动态

写给《夏商文化研究续集》的序

发布时间: 2017-07-28

  郑州大学陈旭教授拟将其部分学术论文结集出版,打电话给我,嘱令献“序”,让我颇忐忑。
 
  陈老师坦言,她与我的学术观点有所不同,尤其在“郑亳说”、“西亳说”辩论中我们分属“对立”的学派,但是,她认为我为人正直,不以学术观点之异同待人交友,希望我放心直言秉笔直书。陈老师如此坦诚、热忱,打消了我内心的顾虑——按年资,陈老师是前辈,作为后辈绝无作“序”的资格!论学问,自己平庸无奇,写不出什么有水平有分量的文字,徒费珍贵版面!可陈老师这般鼓励,还真让我有了想说几句的冲动,那就斗胆说说心里话罢。
 
  回顾中国考古学发展史,有个十分精彩的篇章,那就是夏商周考古领域中的“西亳说”与“郑亳说”的长期而激烈的论战。这场论战从1977 年的“登封现场会”开始一直持续至今,而其高峰则是1977 年到2005 年(邹衡先生2005 年12 月27 日逝世,标志着这场著名学术辩论走入尾声)。这场论战的发起者是北京大学邹衡先生,他是“郑亳说”观点的首倡者,也是“郑亳说”学派的旗手。而陈旭教授则是“郑亳说”的坚定支持者、维护者。随着讨论的日益深入,随着大量考古新发现的涌现,“西亳说”和“郑亳说”学者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小,共识越来越多。目前,虽然还有零星的辩驳声,但已经不见了当年的汹涌澎湃。因若干相关学者的退休、离世,部分学者转岗,“郑亳说”学派丧失了旗手,“西亳说”学派业已不成军阵。但是,这场学术辩论的遗产是非常独特而丰厚的,很值得我们借鉴和传承。
 
  近年,我在许多场合反复宣扬和强调要发扬“邹衡精神”,那就是在学术研究中不唯上、不畏众、独立思考、敢于质疑、勇于创新的“实事求是”精神;呼唤学术激情,呼唤百家争鸣,呼唤百花齐放,把我国的夏商周考古学科推向充满激辩与创新、新人辈出成果丰硕的新时代。现在,我要为陈旭教授的学术精神劲鼓劲吹!把集合了近年重要研究成果的学术文集之序文,交由一个“学术对立面”人物撰写,需要多大的胸襟与勇气!毕竟,我是“郑亳说”的长期辩驳者,对陈旭教授的重要学说提出过否定性意见。我猜想,陈旭教授一定认可:历史,是最公正的审判官;对手,是最真实的反射镜。我们的学术成果之价值,要靠时间去验证和评价,要靠反面意见来衬托和支撑。如果一个学术观点的提出,既无人赞同又无人反对,便极可能是学才鸡肋,难有价值可言。从这一点来说,陈旭教授治学态度之坚韧与坦诚,实在值得学习,值得赞扬!
 
  著名考古学家邹衡先生指出,“陈旭教授最大的学术贡献就是她首次提出并周密地论证了小双桥隞都说”(《夏商文化论集·序》,2000 年)。我很同意邹先生意见,不赘述。但除此之外,我特别要提到的是,陈旭教授首先创发、具有重要价值的一个学术观点。
 
  1983 年,陈旭教授著文提出了“郑州商城始建于南关外期”的观点(《郑州商文化的发现与研究》,《中原文物》1983 年第3 期。次年,郑杰祥先生有类似的观点发表),我曾对其地层依据和论证逻辑提出过异议,但首先肯定她“对资料的烂熟于胸和对学术全局的老练把握”。邹衡先生原本认为:“郑州商城是成汤所居的亳都,其始建年代,大体在成汤居亳以后(商城压在‘南关外期’之上)”,“郑州商城所有南关外型文化层都压在城墙下面,可见当时还没有修筑城墙”(《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试论夏文化》)。当时,学界一般认知:郑州商城的始建年代,事关夏商文化分界,甚至是“郑亳说”立论的重要依据,因此备受关注。陈旭教授的新说,显然对于“郑亳说”传统观点形成冲击。邹衡先生在认真研究了陈旭教授新说之后,公开宣称:“笔者以前根据郑州商城的初步发掘报告资料,曾认为南关外期,即‘第Ⅱ组还没有筑起商城’,甚至以为当时还没有筑城。现在看来,这种观点需要有所修正。根据新公布的城内宫殿遗址有关材料和陈旭、郑杰祥两位先生的意见,对郑州商城的始建年代可以重新加以说明,那就是:‘南关外期(即第Ⅱ组)已经开始筑城,而且可能已初具规模,不过还没有达到郑州商城遗址的最繁盛期’。”(《西亳与桐宫考辨》自注110)“我以往在几篇文章中都曾推断郑州商城始建于二里岗下层偏晚阶段,即郑州‘早商期第二段第Ⅲ组’,现在看来是错误的,也该依据陈旭、郑杰祥两先生的意见,改为郑州‘先商期第一段第Ⅱ组’,即南关外期始建的”(《综述夏商四都之年代和性质》)。邹衡先生评价说:“一般学者都认为郑州商城起始并终止于二里岗期,陈旭教授则认为郑州商城起始于南关外期,终止于白家庄期,使郑州商城的许多现象都可以得到圆满的解释。”(《夏商文化论集·序》,2000 年)
 
  尽管,陈旭教授关于郑州商城始建于南关外期的观点,并未使得邹衡先生改变其关于夏商文化分界的意见,但邹衡先生毕竟认可了这个观点。更重要的是,陈旭教授的观点,开启了郑州商城始建年代早于二里岗下层文化时期的认知时代,“郑亳说”和“西亳说”学者,先后都在根据“夏商周断代工程”以来郑州商城的考古新发现,调整关于郑州商城始建年代的看法。笔者后来也认为郑州商城始建于先商时期的可能性很大。并据此认为,由于郑州商城有始建于先商时期的可能性(按邹衡先生意见,应是肯定始建于先商时期),故郑州商城的始建不宜作为夏商文化界标。
 
  郑州商城始建年代可早至南关外期,这是“西亳说”、“郑亳说”学者(尽管是部分的)之间最重要的学术共识之一。在此基础上,讨论偃师商城、郑州商城以及二里头遗址的年代与性质,便有了更好的沟通条件。
 
  2000 年,陈旭教授出版了她的《夏商文化论集》,收录了38 篇夏商文化研究论文。而今,陈旭教授又有新的论集即将出版,基本上都是2000 年以来的新作,有21 篇之多。算来,这些都是陈旭教授退休以后的科研成果,可见其对于学问的执著与勤奋!
 
  总之,陈旭教授的治学精神和态度,很值得学习和传扬!陈旭教授的若干学术观点,具有很重要的学术价值。她的学术生涯,可谓勤勉而辉煌!
 
  我常常暗自思忖,如果当年徐旭生先生一行的河南“夏墟”调查,在途经偃师塔庄时发现了偃师商城且止步于此,没有渡河而南发现偃师二里头遗址,且郑州商城也阴差阳错未被发现(或更晚若干年发现)或没被正确认识(譬如“误诊”为隋唐城址),那么,后来的“西亳说”会是怎样的内涵?“郑亳说”会否出现、怎样出现?20 世纪的中国夏商考古学又会是什么样子?答案可能有多种多样,但现实却是:邹衡先生创造了一个富有激情和生命力的学术舞台,并亲自担任主唱,陈旭教授等一批学者倾情献唱,一台“西亳说”与“郑亳说”的对台戏,便精彩上演了三十多年!经过这样一番激辩,辩论的双方都在不断修正完善自己的观点,学术上逐渐相互靠拢。而众多的“观众”也渐渐看明白其中的奥妙,享受其中的乐趣。可以说,中国夏商考古在这三十多年间,进步迅速而巨大!
 
  回想20世纪80 年代,我还在偃师二里头考古队工作时,陈旭教授带领郑州大学学生到二里头遗址参观,因条件所限,考古队没能招待陈教授一行吃饭(惭愧),陈教授和学生们只能风尘仆仆赶赴几里地之外的翟镇用餐。那时,她是多么朝气蓬勃!转眼间,陈旭教授已年近八旬,却依然关注着夏商考古,关注着偃师、郑州、安阳等地的考古工作,感人至深。作为晚辈,恭撰此文,敬祝陈老师身体健康,生活幸福!
 
(本文由孙莉、樊鑫摘编自 陈旭 著 《夏商文化研究续集》“序”。内容略有删节、调整。)
 
 978-7-03-053028-8
 
  本书主要论证了二里头一期文化为早期夏文化;二里头文化四期二里头遗址仍作为夏都;偃师商城小城建于二里岗H9 之时,为商汤伐夏的城堡;论证郑州出土的八件青铜大方鼎及二里岗出土的牛肋骨刻辞漏字“乇”释为“亳”,表示赞同,认为给“郑亳说”又增添了新证;小双桥遗址大量祭祀遗存的出土,可能是商代仲丁伐蓝夷的反映,进一步证明该遗址为隞都,郑州商城绝非隞都,只能是亳都;论证了安阳殷墟为盘庚所迁的晚商都城,并提出洹北商城是盘庚迁殷的第一个地点,洹南小屯是盘庚迁殷的第二地点。此外,还对其他方面的问题进行了探讨。
 
 

作者:杜金鹏

文章出处:“赛博古”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