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研究新论边疆及中外交流研究
边疆及中外交流研究
商都东大井类涡纹饰件与内陆欧亚西部涡纹装饰元素
发布时间:2018-03-28    文章出处:“赛博古”微信公众号    作者:马艳    点击率:
  关于商都东大井类涡纹饰件,潘玲先生在《两汉时期东北地区和长城地带的三种耳坠》一文中做过系统的研究,分析了其与同时代中国境内其他类似耳饰的关联,同时也指出这种涡纹元素广泛存在于整个欧亚草原地带。欧亚草原东部此类涡纹饰件多属鲜卑时期,主要分布于中国北方,存在时代较短。内陆欧亚西部此类涡纹装饰元素相对丰富,见于希腊、罗马、乌克兰草原、高加索地区等地。在潘玲先生研究的启发下,本文试图进一步探讨内陆欧亚西部此类涡纹的特征及其与商都东大井此类制品可能存在的关系。    

  一、中国北方发现的商都东大井类涡纹饰件

  商都东大井墓地位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清理18座土坑竖穴墓,出土陶器、铜镜、甲、剑、矛、刀、弓弭、哨、耳坠等器物。其中SDM1、SDM8、SDM17等墓葬出土一类涡纹饰件,类似品也发现于卓资石家沟、察右后察三道湾、山西朔县东官井村、滦县塔坨等墓地,多由3 ~ 4组对称、由小渐大呈塔状的涡纹组成,部分底部常见1个大涡纹。从保存情况推测,多数头端有是“S”形或“?”形钩。通长5 ~ 8厘米,少数10厘米以上。铜质为主,其次有金、铜鎏金、骨质等。

  金质品如东大井SDM1∶9,由0.1厘米厚的金片剪成4组对称塔形涡纹,上端有“?”形钩,中间锤鍱3个乳钉纹,长5.2、宽3.8厘米。类似如三道湾M110∶27、三道湾M20∶2等。

  卓资石家沟墓地发现铜包金制品,涡纹锤揲于金片上,对称涡纹中间有2个乳钉纹,上端钩部有穿孔以铆合饰件,长约8.6、宽约5厘米。铜包金制品在其他地区尚未发现。

 
  骨制品较大,如卓资发现的2 件,磨制,表面刻涡纹,上部有3 组对称涡纹,下部有1 个大涡纹,中部有3 个乳钉纹。其中1 件保存较好,头端有S 形铜钩,长12、宽4.7 厘米。

  铜质品较普遍,造型更丰富。如东大井SDM8∶2,由3 组对称塔形涡纹组成,头端“?”形钩几近闭合;东大井SDM17∶1、山西朔县M1∶8 等,底端有1 个大涡纹;三道湾M104∶8 较特殊,由两部分组成,下部对称涡纹置于椭圆形铜框内,中间装饰乳钉纹;三道湾M104∶5由0.1厘米厚的铜片剪成。

  除中国北方地区外,此类涡纹饰件也散见于贝加尔湖地区,被识别为匈奴- 鲜卑时期鬓环和耳环。如Белые воды Ⅰ墓地1 号墓出土的鬓环,铜质,长约6.5 厘米,类似品见于Черенхын Ⅰ墓地32 号墓,该墓地50 号墓出土2 件此类涡纹耳环,铜质,长约6 厘米。

  此外,伊和淖尔墓地也发现几件北魏时期涡纹铜饰品。其中一类由对称涡纹及一枚长针组成;另有部分涡纹残件,用途明。

  二、南俄—乌克兰草原涡纹饰件

  南俄- 乌克兰草原涡纹饰品集中于第聂伯河中上游,有别针、发簪、胸针、鬓环、坠饰、带钩等,多属早期铁器时代及中世纪早期,少数可能出现于青铜时代晚期,见于早期斯拉夫遗存、安特人遗存、外卢比聂茨文化、巴马尔文化、劳济茨文化等。

  与东大井类最近似的制品发现于外卢比聂茨文化及早期斯拉夫遗存中。如Отмичи城址1968、2002 年发现的2 件透雕涡纹坠饰,由7 个涡纹组成,大致对称,头端有环,为模制锡铅铜制品(铅铜63%,锡28%,铅9%),时代为3 ~ 4 世纪,可能与早期斯拉夫遗存有关。又如第聂伯河右岸Милоград 城Ⅳ区房址发现的2 件铜坠饰,该城部落人群与外卢比聂茨文化遗存相关,也被认为是讨论斯拉夫人起源的材料。


  安特人遗存中鬓环多由几字形涡纹组成。几字形涡纹于青铜时代已出现,早期铁器时代的巴马尔文化中也存在。涡纹胸针如Воробейка 发现品,由对称两组涡纹组成,属早期斯拉夫文化,也见于高加索地区,为铅锡合金带扣。劳济茨文化Гоздница 发现品由两枚大涡纹组成,用作扣针。

  涡纹别针头端多仅装饰1 枚涡纹,见于早期铁器时代外卢比聂茨文化、劳济茨文化及巴马尔文化中。发簪常见2 枚或4 枚对称涡纹,属劳济茨文化等。带钩如南西伯利亚Уфa 发现品,呈三角形,由6 个涡纹组成,时代为前4 ~ 前3 世纪。

  
  乌克兰草原5 ~ 7 世纪早期斯拉夫人群相关遗存中发现的涡纹制品常整套使用。如第聂伯河流域谢伊姆河(Сейм,p.)谷地Гапоновo 宝藏出土的一套涡纹饰品,包括两对长约17 ~ 19 厘米的铜扣针,几字形坠饰和鬓环等。此类扣针用于固定衣服或斗篷,为女性饰品,类似如俄罗斯布良斯克州发现品等,长约15厘米。

  此外,伏尔加河中游- 南乌拉尔地区青铜时代也存在此类涡纹元素饰品,如萨马拉州Человечья Голова 墓地出土品,属阿巴舍沃文化(Абашевская культура)晚期遗存,时代为前第2 千纪后半。西西伯利亚青铜时代НиколаевкаⅢ墓地也出土上述几字形涡纹坠饰。

  三、高加索涡纹饰件

  高加索东北部及里海西北部是古代商贸路线交叉点,连接欧洲及亚洲各草原部落及定居人群,战略及交通位置重要。高加索地区涡纹元素使用广泛,自青铜时代晚期延续至铁器时代早期,装饰于带扣、扣针、发簪、项饰等。

  带扣如北高加索Луговой 墓地发现品,装饰对称涡纹,头端有钩,时代公元前6 ~ 前5 世纪,该墓地与斯基泰- 萨尔马特人群为邻。类似如北高加索北奥塞梯Карца 发现品,两端皆有钩。有一类带扣或扣针近方形,由4 枚对称涡纹组成,头端多有钩,如高加索科班文化发现品,其与色雷斯加科什塔特文化经黑海北岸的影响有关,类似品见于北高加索车臣共和国等。少数带扣装饰乳钉纹,如高加索东北部Мужичи 出土铜制品,时代为公元前6 ~ 前5 世纪。此外,北高加索地区有形态丰富的涡纹坠饰、管饰、泡饰等装饰品。


  南高加索也有四枚涡纹对称造型的扣针,如格鲁吉亚发现品,时代为公元前5 世纪。但青铜时代南奥塞梯涡纹带扣或带钩多呈几字形,小型长4 ~ 7 厘米;中型长8 ~ 10 厘米;大型长15 ~ 20 厘米。中世纪早期,格鲁吉亚境内南奥塞梯Едыс 墓地发现的发簪与伊和淖尔M6北魏制品相似,由四枚涡纹及扣针组成,时代为4 ~ 6 世纪。此外,南高加索亚美尼亚Лчашен 墓地2号封堆出土的一件涡纹金项链,由链坠和珠饰等组成,涡纹饰件由两组对称双面涡纹组成,时代为前第2 千纪末,类似品常见于希腊。

  四、涡纹装饰元素的希腊、罗马传统

  相较于南俄- 乌克兰草原及高加索地区,希腊此类涡纹装饰主题时代更早,如公元前第2 千纪迈锡尼文明特洛伊宝藏F、O 地点出土的金丝细工涡纹手镯、别针等。希腊优卑亚岛(Euboea, Greece)Toumba 墓地63 号墓发现的金质涡纹项链,由1 枚坠饰和6 枚涡纹“珠子”组成,时代约为公元前12 ~前9 世纪,类似品见于布鲁克林博物馆(Brooklyn Museum),由13 部分组成,两端为项链扣;中间为由2 组涡纹组成的四瓣叶形对称饰件,长0.7、宽0.6厘米。该件可能源于小亚细亚或希腊东部,时代为前4 世纪。此外,阿富汗境内大夏遗存也有类似金质涡纹饰件,可能用作项链组件或扣针。


  希腊、罗马涡纹扣针等造型丰富,如俄罗斯冬宫收藏的一件铜质品,由挂钩和4 组几字形涡纹组成,时代约为公元前7 世纪末 ~ 前6 世纪初。类似涡纹饰品见于意大利Пицен 地区,时代为公元前12 ~ 前9 世纪希腊几何风格时期及公元前8 ~ 前5 世纪希腊古风时期。小型扣针如几何风格时期晚期Toumba 墓地出土品,几字形涡纹装饰于半月形边框及一枚针内。

  五、东大井类涡纹装饰元素及鲜卑- 代(魏)人群考古学文化的思考

  目前,至迟于公元前第2 千纪,涡纹饰件广布于希腊、高加索地区及伏尔加河下游等;公元前第1 千纪,广布于希腊、罗马、高加索、南俄- 乌克兰草原;公元3 ~ 7世纪,见于高加索地区、南俄- 乌克兰草原、大夏、中国北方、蒙古等地。希腊、罗马涡纹饰件多金银制品,其次为铜制品,包括项链、发簪、扣针、手镯等。东欧- 乌克兰草原、高加索地区涡纹铜制品居多,用作别针、发簪、鬓环、扣针、胸针等。涡纹装饰元素在希腊文化传统中出现时代较早,南俄- 乌克兰草原及俄罗斯车臣、印古什、北奥塞梯共和国、南奥塞梯地区、格鲁吉亚等高加索地区出现的涡纹元素可能受希腊文化影响,与希腊殖民及贸易活动有关,涉及辛梅里安人遗存、早期斯基泰遗存、巴马尔文化、劳济茨文化、安特人遗存、外卢比聂茨文化、早期斯拉夫遗存等。

  商都东大井类涡纹饰件多被识别为耳坠,部分识别为牌饰或花饰等,涡纹形态、排布等与内陆欧亚西部涡纹饰品相似。

  总体而言,鲜卑- 代(魏)时期,中国北方出现的此类涡纹饰件,存在时间短,分布较集中,可能源于内陆欧亚西部地区,与地缘较近的欧亚草原东部地区关联较疏。

  除涡纹装饰元素外,公元3 ~ 5 世纪,南俄- 乌克兰草原、高加索及大夏等内陆欧亚西部地区人群的考古遗存与中国北方鲜卑- 代(魏)时期遗存也有许多关联。如高加索地区发现与七郎山墓地、伊和淖尔墓地类似的带铃饰。甚至有俄罗斯学者从语言学角度分析,认为高加索人群中有鲜卑部落;商都东大井墓地SDM14 骑马步葬式及北魏墓葬发现的交叉步、进攻步葬式,北魏和林格尔另皮窑墓葬等可能与萨尔马特等人群考古学文化有关;大夏遗存出土头冠、牌饰等与鲜卑- 代(魏)遗物有关联,某些装饰品、匕首等与萨尔马特遗存关系密切,该地有诸多希腊文化因素,其出土的涡纹饰件造型与高加索及商都东大井类制品相似;新疆波马墓葬金银器、新疆发现的颅骨变形习俗等见于萨尔马特文化遗存;蒙古国境内匈奴遗存出土器物上也明确存在萨尔马特家族标识符号(Тамга)。

  由此,涡纹元素出现于商都东大井类遗存中,并不是孤立现象,其出现可能与某些欧亚草原西部人群在中亚、阿尔泰- 蒙古高原的活动有关。但值得注意的是,前第1 千纪末至公元第1 千纪初,即萨尔马特时期及早期阿兰时期,涡纹饰件较少,与此前该地区涡纹制品有明显时代断层。涡纹装饰元素不属于典型的萨尔马特及早期阿兰遗物,而可能属于之后融入斯拉夫文化的某些东欧本土人群。因此,鲜卑- 代(魏)时期考古遗存中,除晚期萨尔马特、早期阿兰、晚期斯基泰等人群外,可能还有某些南俄- 乌克兰草原及高加索地区土著人群文化因素。虽然,涡纹装饰元素在内陆欧亚西部的希腊及其受希腊文化影响的地区有深远传统,分布广泛。但涡纹装饰元素出现在以卓资—商都东大井—三道湾—山西朔县为中心的区域后,也形成了独特的风格。(本文由孙莉、闫广宇摘编自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吉林大学边疆考古中心,边疆考古与中国文化认同协同创新中心 编著,《边疆考古研究(第22辑)》之 《商都东大井类涡纹饰件与内陆欧亚西部涡纹装饰元素》。内容略有删节、调整。)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边疆及中外交流研究

商都东大井类涡纹饰件与内陆欧亚西部涡纹装饰元素

发布时间: 2018-03-28

  关于商都东大井类涡纹饰件,潘玲先生在《两汉时期东北地区和长城地带的三种耳坠》一文中做过系统的研究,分析了其与同时代中国境内其他类似耳饰的关联,同时也指出这种涡纹元素广泛存在于整个欧亚草原地带。欧亚草原东部此类涡纹饰件多属鲜卑时期,主要分布于中国北方,存在时代较短。内陆欧亚西部此类涡纹装饰元素相对丰富,见于希腊、罗马、乌克兰草原、高加索地区等地。在潘玲先生研究的启发下,本文试图进一步探讨内陆欧亚西部此类涡纹的特征及其与商都东大井此类制品可能存在的关系。    

  一、中国北方发现的商都东大井类涡纹饰件

  商都东大井墓地位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清理18座土坑竖穴墓,出土陶器、铜镜、甲、剑、矛、刀、弓弭、哨、耳坠等器物。其中SDM1、SDM8、SDM17等墓葬出土一类涡纹饰件,类似品也发现于卓资石家沟、察右后察三道湾、山西朔县东官井村、滦县塔坨等墓地,多由3 ~ 4组对称、由小渐大呈塔状的涡纹组成,部分底部常见1个大涡纹。从保存情况推测,多数头端有是“S”形或“?”形钩。通长5 ~ 8厘米,少数10厘米以上。铜质为主,其次有金、铜鎏金、骨质等。

  金质品如东大井SDM1∶9,由0.1厘米厚的金片剪成4组对称塔形涡纹,上端有“?”形钩,中间锤鍱3个乳钉纹,长5.2、宽3.8厘米。类似如三道湾M110∶27、三道湾M20∶2等。

  卓资石家沟墓地发现铜包金制品,涡纹锤揲于金片上,对称涡纹中间有2个乳钉纹,上端钩部有穿孔以铆合饰件,长约8.6、宽约5厘米。铜包金制品在其他地区尚未发现。

 
  骨制品较大,如卓资发现的2 件,磨制,表面刻涡纹,上部有3 组对称涡纹,下部有1 个大涡纹,中部有3 个乳钉纹。其中1 件保存较好,头端有S 形铜钩,长12、宽4.7 厘米。

  铜质品较普遍,造型更丰富。如东大井SDM8∶2,由3 组对称塔形涡纹组成,头端“?”形钩几近闭合;东大井SDM17∶1、山西朔县M1∶8 等,底端有1 个大涡纹;三道湾M104∶8 较特殊,由两部分组成,下部对称涡纹置于椭圆形铜框内,中间装饰乳钉纹;三道湾M104∶5由0.1厘米厚的铜片剪成。

  除中国北方地区外,此类涡纹饰件也散见于贝加尔湖地区,被识别为匈奴- 鲜卑时期鬓环和耳环。如Белые воды Ⅰ墓地1 号墓出土的鬓环,铜质,长约6.5 厘米,类似品见于Черенхын Ⅰ墓地32 号墓,该墓地50 号墓出土2 件此类涡纹耳环,铜质,长约6 厘米。

  此外,伊和淖尔墓地也发现几件北魏时期涡纹铜饰品。其中一类由对称涡纹及一枚长针组成;另有部分涡纹残件,用途明。

  二、南俄—乌克兰草原涡纹饰件

  南俄- 乌克兰草原涡纹饰品集中于第聂伯河中上游,有别针、发簪、胸针、鬓环、坠饰、带钩等,多属早期铁器时代及中世纪早期,少数可能出现于青铜时代晚期,见于早期斯拉夫遗存、安特人遗存、外卢比聂茨文化、巴马尔文化、劳济茨文化等。

  与东大井类最近似的制品发现于外卢比聂茨文化及早期斯拉夫遗存中。如Отмичи城址1968、2002 年发现的2 件透雕涡纹坠饰,由7 个涡纹组成,大致对称,头端有环,为模制锡铅铜制品(铅铜63%,锡28%,铅9%),时代为3 ~ 4 世纪,可能与早期斯拉夫遗存有关。又如第聂伯河右岸Милоград 城Ⅳ区房址发现的2 件铜坠饰,该城部落人群与外卢比聂茨文化遗存相关,也被认为是讨论斯拉夫人起源的材料。


  安特人遗存中鬓环多由几字形涡纹组成。几字形涡纹于青铜时代已出现,早期铁器时代的巴马尔文化中也存在。涡纹胸针如Воробейка 发现品,由对称两组涡纹组成,属早期斯拉夫文化,也见于高加索地区,为铅锡合金带扣。劳济茨文化Гоздница 发现品由两枚大涡纹组成,用作扣针。

  涡纹别针头端多仅装饰1 枚涡纹,见于早期铁器时代外卢比聂茨文化、劳济茨文化及巴马尔文化中。发簪常见2 枚或4 枚对称涡纹,属劳济茨文化等。带钩如南西伯利亚Уфa 发现品,呈三角形,由6 个涡纹组成,时代为前4 ~ 前3 世纪。

  
  乌克兰草原5 ~ 7 世纪早期斯拉夫人群相关遗存中发现的涡纹制品常整套使用。如第聂伯河流域谢伊姆河(Сейм,p.)谷地Гапоновo 宝藏出土的一套涡纹饰品,包括两对长约17 ~ 19 厘米的铜扣针,几字形坠饰和鬓环等。此类扣针用于固定衣服或斗篷,为女性饰品,类似如俄罗斯布良斯克州发现品等,长约15厘米。

  此外,伏尔加河中游- 南乌拉尔地区青铜时代也存在此类涡纹元素饰品,如萨马拉州Человечья Голова 墓地出土品,属阿巴舍沃文化(Абашевская культура)晚期遗存,时代为前第2 千纪后半。西西伯利亚青铜时代НиколаевкаⅢ墓地也出土上述几字形涡纹坠饰。

  三、高加索涡纹饰件

  高加索东北部及里海西北部是古代商贸路线交叉点,连接欧洲及亚洲各草原部落及定居人群,战略及交通位置重要。高加索地区涡纹元素使用广泛,自青铜时代晚期延续至铁器时代早期,装饰于带扣、扣针、发簪、项饰等。

  带扣如北高加索Луговой 墓地发现品,装饰对称涡纹,头端有钩,时代公元前6 ~ 前5 世纪,该墓地与斯基泰- 萨尔马特人群为邻。类似如北高加索北奥塞梯Карца 发现品,两端皆有钩。有一类带扣或扣针近方形,由4 枚对称涡纹组成,头端多有钩,如高加索科班文化发现品,其与色雷斯加科什塔特文化经黑海北岸的影响有关,类似品见于北高加索车臣共和国等。少数带扣装饰乳钉纹,如高加索东北部Мужичи 出土铜制品,时代为公元前6 ~ 前5 世纪。此外,北高加索地区有形态丰富的涡纹坠饰、管饰、泡饰等装饰品。


  南高加索也有四枚涡纹对称造型的扣针,如格鲁吉亚发现品,时代为公元前5 世纪。但青铜时代南奥塞梯涡纹带扣或带钩多呈几字形,小型长4 ~ 7 厘米;中型长8 ~ 10 厘米;大型长15 ~ 20 厘米。中世纪早期,格鲁吉亚境内南奥塞梯Едыс 墓地发现的发簪与伊和淖尔M6北魏制品相似,由四枚涡纹及扣针组成,时代为4 ~ 6 世纪。此外,南高加索亚美尼亚Лчашен 墓地2号封堆出土的一件涡纹金项链,由链坠和珠饰等组成,涡纹饰件由两组对称双面涡纹组成,时代为前第2 千纪末,类似品常见于希腊。

  四、涡纹装饰元素的希腊、罗马传统

  相较于南俄- 乌克兰草原及高加索地区,希腊此类涡纹装饰主题时代更早,如公元前第2 千纪迈锡尼文明特洛伊宝藏F、O 地点出土的金丝细工涡纹手镯、别针等。希腊优卑亚岛(Euboea, Greece)Toumba 墓地63 号墓发现的金质涡纹项链,由1 枚坠饰和6 枚涡纹“珠子”组成,时代约为公元前12 ~前9 世纪,类似品见于布鲁克林博物馆(Brooklyn Museum),由13 部分组成,两端为项链扣;中间为由2 组涡纹组成的四瓣叶形对称饰件,长0.7、宽0.6厘米。该件可能源于小亚细亚或希腊东部,时代为前4 世纪。此外,阿富汗境内大夏遗存也有类似金质涡纹饰件,可能用作项链组件或扣针。


  希腊、罗马涡纹扣针等造型丰富,如俄罗斯冬宫收藏的一件铜质品,由挂钩和4 组几字形涡纹组成,时代约为公元前7 世纪末 ~ 前6 世纪初。类似涡纹饰品见于意大利Пицен 地区,时代为公元前12 ~ 前9 世纪希腊几何风格时期及公元前8 ~ 前5 世纪希腊古风时期。小型扣针如几何风格时期晚期Toumba 墓地出土品,几字形涡纹装饰于半月形边框及一枚针内。

  五、东大井类涡纹装饰元素及鲜卑- 代(魏)人群考古学文化的思考

  目前,至迟于公元前第2 千纪,涡纹饰件广布于希腊、高加索地区及伏尔加河下游等;公元前第1 千纪,广布于希腊、罗马、高加索、南俄- 乌克兰草原;公元3 ~ 7世纪,见于高加索地区、南俄- 乌克兰草原、大夏、中国北方、蒙古等地。希腊、罗马涡纹饰件多金银制品,其次为铜制品,包括项链、发簪、扣针、手镯等。东欧- 乌克兰草原、高加索地区涡纹铜制品居多,用作别针、发簪、鬓环、扣针、胸针等。涡纹装饰元素在希腊文化传统中出现时代较早,南俄- 乌克兰草原及俄罗斯车臣、印古什、北奥塞梯共和国、南奥塞梯地区、格鲁吉亚等高加索地区出现的涡纹元素可能受希腊文化影响,与希腊殖民及贸易活动有关,涉及辛梅里安人遗存、早期斯基泰遗存、巴马尔文化、劳济茨文化、安特人遗存、外卢比聂茨文化、早期斯拉夫遗存等。

  商都东大井类涡纹饰件多被识别为耳坠,部分识别为牌饰或花饰等,涡纹形态、排布等与内陆欧亚西部涡纹饰品相似。

  总体而言,鲜卑- 代(魏)时期,中国北方出现的此类涡纹饰件,存在时间短,分布较集中,可能源于内陆欧亚西部地区,与地缘较近的欧亚草原东部地区关联较疏。

  除涡纹装饰元素外,公元3 ~ 5 世纪,南俄- 乌克兰草原、高加索及大夏等内陆欧亚西部地区人群的考古遗存与中国北方鲜卑- 代(魏)时期遗存也有许多关联。如高加索地区发现与七郎山墓地、伊和淖尔墓地类似的带铃饰。甚至有俄罗斯学者从语言学角度分析,认为高加索人群中有鲜卑部落;商都东大井墓地SDM14 骑马步葬式及北魏墓葬发现的交叉步、进攻步葬式,北魏和林格尔另皮窑墓葬等可能与萨尔马特等人群考古学文化有关;大夏遗存出土头冠、牌饰等与鲜卑- 代(魏)遗物有关联,某些装饰品、匕首等与萨尔马特遗存关系密切,该地有诸多希腊文化因素,其出土的涡纹饰件造型与高加索及商都东大井类制品相似;新疆波马墓葬金银器、新疆发现的颅骨变形习俗等见于萨尔马特文化遗存;蒙古国境内匈奴遗存出土器物上也明确存在萨尔马特家族标识符号(Тамга)。

  由此,涡纹元素出现于商都东大井类遗存中,并不是孤立现象,其出现可能与某些欧亚草原西部人群在中亚、阿尔泰- 蒙古高原的活动有关。但值得注意的是,前第1 千纪末至公元第1 千纪初,即萨尔马特时期及早期阿兰时期,涡纹饰件较少,与此前该地区涡纹制品有明显时代断层。涡纹装饰元素不属于典型的萨尔马特及早期阿兰遗物,而可能属于之后融入斯拉夫文化的某些东欧本土人群。因此,鲜卑- 代(魏)时期考古遗存中,除晚期萨尔马特、早期阿兰、晚期斯基泰等人群外,可能还有某些南俄- 乌克兰草原及高加索地区土著人群文化因素。虽然,涡纹装饰元素在内陆欧亚西部的希腊及其受希腊文化影响的地区有深远传统,分布广泛。但涡纹装饰元素出现在以卓资—商都东大井—三道湾—山西朔县为中心的区域后,也形成了独特的风格。(本文由孙莉、闫广宇摘编自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吉林大学边疆考古中心,边疆考古与中国文化认同协同创新中心 编著,《边疆考古研究(第22辑)》之 《商都东大井类涡纹饰件与内陆欧亚西部涡纹装饰元素》。内容略有删节、调整。)

责编:韩翰

作者:马艳

文章出处:“赛博古”微信公众号